您的位置:首页 > 留溪校刊 > 教育视角 >

那些爱植树的诗人

来源:暂无  作者:张堰中学  发表时间:2012-05-01 12:57  浏览次数:62 次 

“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”,阳春三月,正是植树造林的大好时光。“聊将休假日,种柳西滨。”历代诗人都有爱树、植树的习惯,植树激发了诗人的诗意,留下代代相传的趣闻佳话。

东晋陶渊明不仅喜爱菊兰,还热衷植柳。“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。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。”归园田居后的陶渊明就专门在房前种了五棵柳树,自号“五柳先生”,并在自传《五柳先生传》里解释说“宅边有五柳树,因以为号焉”。“平畴交远风,良苗亦怀新。”“萦萦窗下兰,密密堂前柳。”等诗句可见他爱柳、植柳的深情。

唐朝杜甫酷爱植树,“平生憩息地,必种数杆竹。”因安史之乱,诗人辗转流离,流浪到四川成都浣花溪。为建造草堂,到处托人寻购树苗,他向友人徐卿索取花树苗时赋诗道:“草堂少花今欲栽,不向绿李与黄梅。石笋街中却归去,果园坊里为求来。”诗人勤于植树,草堂焕然一新,出现“红入桃花嫩,青归柳叶新”的喜人景象。

唐朝白居易有“绿色诗人”之称,他做过多处地方官,每到一处都要栽花种树。他任忠州刺史时,率民众在城东郊广种树木,把植树造林当大事与发展远景来实施,他诗咏道:“红者霞艳艳,白者雪皑皑;游蜂逐不去,好鸟亦来栖。”他常偕部属与百姓一道挥锄、培土、修渠、灌溉,“手栽两松树,聊以当嘉宾”、“白天种松桂,早晚见成林”等诗句为世人传颂。

唐朝柳宗元素有“柳痴”之称,他被贬柳州刺史后,在柳江沿岸种了很多柳树,故有“柳州柳刺史,种柳柳江边”的自嘲诗句。他不仅植柳,还带头“手种黄柑两百株”,历行“列树表道”“庇荫行旅”的环保美化策略和绿化方针。韩愈《柳州罗池庙碑》对柳宗元注重修整市容、种植树木花草的事迹均有记载。“能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”,“其本欲舒,其培欲平,其土欲故,其筑欲密”,柳宗元的《种树郭橐驼传》堪称植树经。

北宋苏轼也是爱树、颂树、植树的典范。他从少年时代就喜欢种植花木。有《戏作种松》诗句作证:“我昔少年日,种松满东岗;初移一寸根,琐细如插秧。”时任杭州剌史时,主持筑起至今闻名的西湖长堤——苏堤,“植芙蓉、杨柳其上,望之如图画”,使西湖平添了“东风二月苏堤路,树树桃花间柳花”的美妙景象,为后人留下“苏堤春晓”景观。他谪居黄州后,在南门外筑东坡雪堂,并在它周围种满竹、枣、栗以及黄桑、细柳等树木,并留下脍炙人口的“去年东坡拾瓦砾,自种黄麻三百尺”的诗句。

北宋欧阳修对柳树也是情有独钟。任扬州太守时,他在平山堂掘土种植柳树,并赋诗吟道:“手植堂前重柳,别来几度春风”,如今的扬州大明寺平山堂还有一株“欧公柳”。宋代王安石尤喜种竹、植桃、栽松,有诗咏道:“乘兴吾庐知未厌,故移修竹似延雏”,“舍南舍北皆种桃,东风一吹数尺高”,“我移两松若不早,岂望见渠身合抱。”

“迷醉痴情造绿堆,千古万古摇清风”,古诗人栽下一棵棵绿树,或造福一方百姓,或颐养性情,让人生诗意葱茏。又是一年春来到,正值阳春三月,让我们带着古诗人赐予的精神给养,去绿化家园,绿化生命。

□      朱明坤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上海市张堰中学 沪ICP备12036329号 沪教Z6-20120005号

地址:上海市金山区张堰镇留溪路54号 总机:021-57213216,57210664 邮编:201514

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153号